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小說首頁 > 古言現言 > 寵你呀(季彥川南晴洛)完整章節全文免費閱讀 完整章節全文免費閱讀
寵你呀(季彥川南晴洛)完整章節全文免費閱讀

寵你呀(季彥川南晴洛)完整章節全文免費閱讀

《寵你呀 》這部小說在哪里可以看免費資源?小編為你帶來寵你呀全文免費閱讀 。它是由當紅網絡作家夕了個羽所編寫的,講述了季彥川南晴洛的精彩故事。

3

舉報
下載閱讀

《寵你呀 》這部小說在哪里可以看免費資源?小編為你帶來寵你呀全文免費閱讀 。它是由當紅網絡作家夕了個羽所編寫的,講述了季彥川南晴洛的精彩故事。

小說簡介

季彥川是娛樂圈罕見的唱跳全能天王級藝人。
歌唱得好,舞跳得棒,粉絲臺下嗷嗷叫。
出道開始缺的是緋聞,不差的是流量。
某訪談節目被問及擇偶標準。

寵你呀全文閱讀

簽訂合同的一周后,南晴洛來到迷星視頻的辦公大廈拍攝官宣時用的宣傳照,有了合同便一路暢通無阻的來到三樓的攝影棚,到那的時候已經有兩位導師在那里準備開拍了。
聽著她走進來的腳步聲,所有人都停下手中的活兒看著她,弄得她有些尷尬,也沒吃到,不就是掐著點來的嗎。
她一開始是準備提前來的,但是人算不如天算,設了五個鬧鐘最后一個鬧鐘才把她從睡夢中叫醒,典型的晚上睡覺但是睡不著早上想起床又起不來。
這時,一個帶著黑色鴨舌帽的小姑娘朝著這面走來,從樣貌上來看大概是二十歲出頭,估計是個實習生。
“請問是南晴洛導師嗎?”
果然,說話倒是有禮貌但是唯唯諾諾并不大方,眼睛不敢與她直視是缺乏自信的表現。
南晴洛笑著點頭。
小姑娘看見她笑又有些局促不安臉頰有些微紅,“請跟我來這面的化妝室換衣服和做造型。”
南晴洛莞爾,“好。”
南晴洛一邊走一邊看著聚光燈下的女人以及坐在另一側玩手機的男人,她看過助理給的資料,一個是如今內地最有名氣的女團girls中的實力vocal楊若雪。而另一個是亞洲街舞大賽冠軍出身,如今是整個亞洲街舞領域的佼佼者蔡澤,但是他唱歌功底也并不弱,有專門的學習過。
但是整個綜藝是有四位導師,還剩一位之前助理給的資料上就沒有顯示,難道現在還沒定下來亦或是他比她來的還晚?這么大牌?
南晴洛坐在椅子上雙腿交疊,透過鏡子看見那個實習生還在旁邊,沒話找話型聊天:“誒,小妹妹,我聽說這個綜藝一共有四位導師,現在我看只有三個,那個是誰???怎么還沒有來?”
聽到“小妹妹”這個稱呼,實習生愣了一下,南晴洛啞笑,是她叫的太輕浮了?不過都是女生也沒什么的,確實是比自己小又不知道她的名字,叫一句妹妹也沒什么問題。
“小妹妹”還沒回答,門口就傳來一道清冽好聽的女聲,“你就別為難她了,她就是一個小助理在這里打雜完成校內布置的實習作業的,哪里會知道這么多事情。”
“你就是南董事長的孫女兒南晴洛吧,你好,認識一下,我是你的合作伙伴,楊若雪,初次見面,請多關照。”
如果說這個實習生給她的印象是靦腆但做事規整有條理,那這個楊若雪給她的印象便截然相反,不似她的開朗大方也不像實習生那般靦腆反而是另外一種氣質,像是下凡的仙女,干凈脫俗不染雜塵,落落大方又不失禮貌。
南晴洛笑道:“我知道你,你是girls中的vocal楊若雪,你好,我是南晴洛,未來請多關照。”
楊若雪也笑著回應坐到旁邊空閑的椅子上對南晴洛后面的妝發師說:“萌萌,等會給我補個妝,妝掉的有些厲害。”頓了頓,補充道,“申市的天陰晴不定,但唯一不變的就是熱,這攝影棚內的空調還壞了一直都在用電扇,拍幾張照片就冒汗。”
南晴洛聳了聳肩,摁亮手機開始用小號刷微博,她雖然不是什么內向的性格,但是對于不熟悉的人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主要是沒什么話題可去聊的。
微博熱搜沒什么可以去關注的,無非就是哪個明星今天穿了什么上的熱搜,隨手搜了一下逐夢之星,看了一眼廣場熱門的微博,有瓜友爆料逐夢之星即將于下個月初進行第一期錄制,導師目前已經確定楊若雪,蔡澤以及一位素人,還有一位導師還沒有敲定還在協調商討,但已經有了B方案。
這料還真挺準,南晴洛確實得到了下個月初開始錄制的消息,再一看現在提前爆出的人也都對上了,那最后一位導師不肯現身的原因估計也差不多是對的。
南晴洛挑眉,再怎么說迷星也是目前互聯網上最大的視頻公司,這是得有多大牌的明星才會拒絕而迷星還會不顧面子不停地去勸說,心中冒出了一個名字,不過不就就被她打消了。
他不會來這種選秀節目當導師的。
這三年他不知道拒絕了多少好的綜藝,就算是參加也就是一個飛行嘉賓,他整個人都撲在音樂上,這也是為什么最后一位導師網友提名時,幾乎沒有人選擇發送“季彥川”這條評論。
妝發師沒有怎么改變南晴洛臉上原先出門時化的妝,僅是編了一個比較帶仙氣的發型,在上面還添加了一些亮片元素,在燈光的照射下一閃一閃的。
南晴洛去更衣室換了一身衣服后就出去進行拍攝,剛好蔡澤剛拍完,她可以直接無縫隙上去,連燈光都不用重新調配。
隨意地擺了幾個造型,最多的***就是比心,其實拍這么多照片倒也不能都用上,主要是為了錄拍攝宣傳照時候的花絮視頻,估計以后還會開系列的活動,比如播放量到多少放出花絮或者是轉發量到多少放出花絮等來增加熱度以及網友互動率。
一共換了三套衣服進行拍攝,拍攝完整套宣傳圖已經過去了半個多小時的時間了,換完衣服拆完編發出來的時候,楊若雪也補拍完了,見南晴洛要走,急忙出聲喊道:“晴洛。”
南晴洛被莫名其妙地cue到,呆呆地回頭等待著下文。
楊若雪走過來彎唇,說:“也快中午了,估計你也沒有吃飯吧,這旁邊有一家新開的西餐廳不錯,要不要一起約頓飯?”怕她不耐煩,又添句“我已經拍完了,等會兒***換身衣服就可以走了,給我五分鐘時間就好。”
南晴洛點了點頭,沒說什么。
楊若雪很言而有信,僅僅用了三分鐘的時間就換好了衣服,看見南晴洛愣在一側,突然想到了什么笑著解釋:“三分鐘換完復雜點的衣服不算什么,在演唱會還有一些活動的時候,如果想要無縫銜接每個表演,給我們換衣服的時間僅僅有一個前奏的時間。”
-
新開的西餐廳名字叫做華西,內部的裝修風格帶有些西式浪漫,每個角落里都會有一臺留聲機共同播放著同一首舒緩的英文歌曲,踩上旋轉樓梯登上二樓,迎面看到的就是一架鋼琴,看樣子有些年頭了。
“這地方真不錯。”南晴洛喃喃道。
在這種餐廳吃飯講究的就是一種心情與格調,而細節往往就決定了一家餐廳的好壞以及之后的客流量。
楊若雪帶她到角落處的餐桌就坐。
“這塊比較安靜,沒有聊天的嘈雜聲音,光線也并不昏暗。”楊若雪按響了桌子左面的鈴,叫來了服務員,“你想吃什么?這頓我來請。”
南晴洛接過菜單,“這樣不好吧。”
楊若雪笑道:“放心,我沒什么企圖,就是覺得之后要在一起工作幾個月的時間,應該提前處好關系而已。”
南晴洛不置可否。
她是把人想得有些極端了。
從小到大,知道她是南安孫女兒的人基本上沒有幾個不阿諛奉承,來討好巴結的,真情實意在她身邊的一只手都能數的清。
所以從一開始,她就不會隨意接受別人對她的好,至少像這頓飯放在以前是絕對不會讓別人請客,要么AA要么她來請。
南晴洛抬眼看楊若雪,眸子里能看到的只有真誠不染雜塵,想了想應該是她自己多想了,大不了之后再把這個人情換回去,就像楊若雪說的,要一起共事幾個月,早晚是有機會的。
甜甜地笑了下,眼睛彎成了兩道月牙,說:“好啊,那我就不客氣了。”
話是這么講,但是要讓她不客氣,她的胃也會不同意,畢竟胃口有限也不能浪費食物,只點了一杯蜂蜜檸檬水和一份七分熟的牛排。
南晴洛一偏頭就看見了對面大樓上LED屏正在放著今年季彥川全國巡演的預告片,整個畫面都很燃,畫面被放到最后一幕。
“十月十二日,最后一場,炸裂整個申市奧林匹克體育中心!”
“現已全部開始預售!”
楊若雪順著她的目光望去,打趣道:“喜歡他???”
被猜中心思的某人一臉惆悵,“是啊,喜歡他,從他第一場比賽就開始喜歡了,他所有的歌曲我都能倒背如流,我家里還有一堆他代言的產品呢。”
楊若雪笑出聲,“憑你的身份見一面不是什么很難做到的事情吧。”
南粉絲啞然,這還真不是一件困難的事兒,娛樂和資本本身現在就不分家,隨便參個投就能找個機會見面,不過他們兩個的關系哪里是單純的偶像和粉絲的關系。
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不行不行,那不就是私聯了嗎?被發現他會掉粉的,還是止步于這種我在網上關注他這一步吧,萬一見到他后發現他并不是那么完美那可怎么辦?不就白追這么多年了嗎?”
楊若雪手指捏著吸管攪拌著剛剛被端上來的果汁,盯著南晴洛的那雙眸子也帶著幾分深意,似乎是在判斷她這段話的真假,“我和他合作過一次MV,他為人挺好的,和網上說的差不多。”
南晴洛弱弱地開口:“是嗎?”
“是。”楊若雪回憶起當初拍攝MV時候的場景,“他很敬業,記得有一個鏡頭是在雨中呼喊,他反復拍了好多次,幾乎得重新來過十多次了吧,找到他想要的感覺后才作罷,好像還感冒了。”
“你喜歡他???”
楊若雪覺得好笑,“不喜歡,和他也不熟悉,你放心,我不是你的情敵。”
“哦。”后知后覺才反應過來有話外音,淡淡開口,“我的情敵只有和我一樣喜歡他的那些粉絲,他的私生活與我無關。”
楊若雪若有所思地點頭。
沒有再繼續這個話題。

寵你呀免費閱讀

翌日,盛天娛樂五樓排練室。
一墻的鏡子前,男人用手將額前的碎發向后攏去,另一只手拿著帽子反戴在頭上,跟著音樂節拍四肢開始舞動。
所有動作都完美地與音樂節奏契合,靈活又帶有力度。
最后一個音落下,動作也被定格,男人骨節分明的手稍微舉過頭頂,胸口也因為劇烈的動作略有起伏,嘴微張喘氣適應著突如其來的平靜。
這首歌是今年全國巡回演唱會的開場秀,開場歌曲表演的好壞在一定程度上決定著整場演唱會的節奏,從凌晨回到了公司到現在,他一直在練習這首歌以及對應的舞蹈,不下百次,幾乎沒怎么休息。
聽見門被推開的聲音,季彥川頭都沒轉準備重新放歌再跳一遍,也只有這樣才能讓他整個人放空什么都不去想。
“你這幾天都怎么了,一練習練好幾個小時,不睡覺了?要玩命???”路天一大早來公司就被門口的保安攔下了,又被告知季彥川整宿都在公司,五樓排練室的燈一直沒有熄滅,中途巡邏幾回都看見他在那里練舞。
路天是季彥川的經紀人,季彥川剛開盛天的時候就歸他管。明明是那屆《新歌手》的冠軍,在季彥川的臉上,他就沒看出一點激動和興奮,撲面而來的就是死氣騰騰沒有生機的壓抑感。
那陣子,他都怕因為帶季彥川而被搞抑郁。
所幸,季彥川沒令人失望,簽約第一年就發表了第一張專輯,贏得了一致好評,圈粉無數,專輯銷量更是高歌猛進,突破了歷史記錄。
僅僅用了三年,就在圈內成為了唱跳全能天王級的歌手,更是有史以來用時最短年齡最小的天王。三年緋聞數為零,身上無劣跡無黑料,飯圈撕逼對家都很無奈。
季彥川一直都很拼,但是這樣練習倒是有點問題了。
季彥川見路天擋住了音響設備,便伸手套出手機準備放曲子,“不用你管。”
路天覺得好笑,真是翅膀***不知道誰大誰小了,還不用他管?
便也拿出他的手機,放出了歌單中的《忐忑》,他就不信這樣也能跳?
季彥川不出所料地放棄了手頭的動作,直接躺在了地板上,面朝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路天用腳踹了踹地上的人,見他沒反應,一手撐著地面在他旁邊昨天,兀自地說:“迷星有一檔子的綜藝選秀節目,希望你能去參加。我看了一下,無論從環節的設置還是人員配備上都是可以的,你去參加也挺好的。”
季彥川將胳膊放在眼睛上,擋住頭頂的光線,這一躺下還真有點犯困了,不咸不淡地回答:“不去。”
“真不去?”路天挑了挑眉,知道這人性子倔得很,認定一件事十頭牛都拉不回來,小聲嘟囔了一句,“可惜咯,本來還合計和南氏搭搭關系。”
排練室安靜了幾秒,旋即響起了動靜,“南氏?”
沒意識到有什么不對勁,路天正常地作出解釋:“這個綜藝南氏參與投資,有素人導師加入,聽說是南氏的千金南晴洛。”
路天本來想著南氏插手娛樂圈,正好可以借著綜藝的機會讓季彥川和南晴洛熟絡熟絡搭點關系,再不濟也能混個臉熟,總之有益無害。
“這個消息確定嗎?”
“我有朋友在迷星工作,應該沒什么錯。”
幾乎是尾音落下的同時,另一道聲音就響起:“去。”
路天慢慢地扭頭一臉“是不是我聽錯了你重新說一遍”的表情看著季彥川,這今天可真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這固執的祖宗也有一天開始變得體貼了,還學會了回心轉意這個技能。
這也太配合了,還略帶著點積極主動躍躍欲試,他耳朵沒聾???
“你再說一遍,你要去哪?”
季彥川反手起身,居高臨下地看著路天,很好脾氣地重新重復了一遍,還多加了好幾個字,“去你說的那個綜藝節目當導師,并且和南氏打好關系。”
見他拿了衣服往排練室門口走,路天趕緊在后面說:“你去哪兒?”
擺了擺手,頭也沒回,“回家好好睡一覺。”
路天良久都沒有從剛剛的話中緩過神來,那句話好像有點不對勁,但又想不出來哪一點不對勁,好像和他自己說的沒啥區別。
參加綜藝,構建關系。
路天使勁地晃了晃腦袋,不能再想了,他腦子的轉動頻率思考面積可不比季彥川?,F在唯一要做的事兒就是趕緊聯系節目組,盡早簽約官宣,免得季彥川再變卦不去了。
-
冕:洛兒,在嗎?
看見這條消息的南晴洛眼皮跳了一下,一般她來主動找,就不會有什么好事情。
川洛:怎么了?
冕:去圈內通知一下,今天下午三點官宣一個綜藝。
川洛:為什么是我去?
冕:你知道的,我已經淡圈了,但是你遲遲不肯和工作室私底下聯系,有些通知工作室只能給我,那我只能轉達給你。
冕:洛兒,我這一時半會也找不到什么合適的人選,不管從哪一個角度來說,你都是最適合的人選。
剛到巴黎的時候,南晴洛時不時就會想季彥川,這種相思之情猶如洪水席卷而來。
知道他在國內參加《新歌手》,為了投票應援,特意注冊了一個微博假裝成是他的粉絲。
一來二去,她成了最早進飯圈的那幫人,和冕一起為季彥川組織了后援會,將粉絲群更加規?;?,她們也成為公認的有影響力的兩個大粉。
冕和工作室聯系,維持后援會的運營,而她負責應援集資控評等任務。
季彥川簽約盛天后,公司便聯系了后援會要求給出負責人聯系方式,兩個人來回推讓,最后南晴洛以身在國外時差不一樣為由脫身了。
南晴洛知道的,如果做了這個聯絡的負責人,必定需要交出實底,那樣的話,她的身份就會暴露了。
只是去年圈子內部發生了一系列的事情,迫使冕淡圈。但是沒有找到合適的負責人只好暗中繼續管著整個后援會。冕不止一次勸過南晴洛給聯系方式和公司單線聯系,但是都被拒絕了。
這幾年用“川洛”這個號發微博的次數也比那時候少了許多。
川洛:我都快退休了你忘了?他又要接什么綜藝了?微博我幫你發。
有些東西后援會不能發,只能大粉代為告知。
冕:退什么休,咱倆都退休了,誰管后援會?
冕:具體的我也不知道,公司說節目組要求保密,給官宣留點驚喜。
南晴洛垂眸,想了會兒退出了聊天頁面,敲敲打打不到一分鐘就編輯好了一條微博,點擊了僅粉絲可見。
@川洛:下午三點,全員都在?。ňC藝官宣)
[??什么綜藝竟然把消失了一個月的洛姐炸出來了??]
[關于什么的?怎么控評?]
[有沒有什么文案模板?]
[……]
好像說的有道理,不知道什么類型的綜藝,沒辦法事先準備控評內容以及照片。
@川洛:不知,保密,靜待官宣。
南晴洛摁滅了手機,心中也有了一絲的期待。只有這樣,她才能光明正大的看見最“新鮮”的季彥川。
三點剛過。
@迷星視頻逐夢之星:迷星視頻全新選秀類綜藝節目《逐夢之星》,今日起正式啟程!歡迎各位導師踏上征途,#南晴洛#,@季彥川,@楊若雪,@蔡澤,四個方面,從不同角度只為造星圓夢。
[我家哥哥!]
[恭喜@季彥川成為《逐夢之影》的導師,三年稱王,至今無人打破他創下的專輯銷售記錄!唱跳天王級,期待更多的舞臺!]
[三年前通過選秀的舞臺走入大眾的視線,三年后他將要再次踏上這個舞臺,期待@季彥川]
[專輯《原點》打破維持五年已久的銷售記錄,圈內罕見的唱跳全能天王級歌手,今年全國“close to you”巡演即將打響第一站!期待@季彥川在節目中的舞臺秀!]
[……]
南晴洛剛剛準備轉發的手停在了半空中,他怎么會參加的是這檔綜藝?
因為不需要宣傳,她也不關心這檔綜藝的質量與好壞,更在一開始就告訴了南安給她排的助理只要告訴她錄制時間就OK了,關于官宣時間以及嘉賓,她都不知道。
怎么快,就又要見面了嗎?
南晴洛一句話沒帶隨手點了快轉,手指向下滑動著頁面,熱評前幾名都是季彥川的粉絲,中間也穿插著幾個質疑的聲音。
[這是誰???咖位比季彥川還大?]
[節目組艾特的順序是不是出問題了?]
[別利用我哥哥的熱度,趕緊編輯調整順序。]
[粉絲們別舞了,人家南晴洛是首富南安的孫女,就算把你賣了也不值她的身價。]
[……]
南晴洛退出了頁面,想了想還是回到自己的主頁將那條沒有文字的轉發編輯了,配上之前的控評文案再說幾句期待之類的套話。
評論下也有開始要說法的粉絲了。
[洛姐,這是怎么回事?哥哥的番位怎么還被壓了,咱家沒有番位癌那也不能任由別人欺負吧。]
這讓她怎么回答?
她就是粉絲口中的那個“別人”。
南氏集團是節目組的投資方,投資占比很大,這一點來看根本沒有任何的問題。
@川洛:我會了解情況,現在一切聽節目組的安排,不要討說法敗壞路人緣。
這一次,她可能真的躲不過去了。

小編傾心推薦

以上就是為大家帶來的寵你呀完整章節全文免費閱讀 ,小說故事很精彩,作者文筆不錯,精氣十足,妙趣橫生,沒看過的書友可以去看看!

相關小說

相關文章

APP閱讀器下載下載閱讀器,全本隨心看
立即下載廣告
北京pc蛋蛋28压大小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