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小說首頁 > 古言現言 > 和撿來的男人結婚后(江雨夢程遠)免費章節完整全文閱讀 免費章節完整全文閱讀
和撿來的男人結婚后(江雨夢程遠)免費章節完整全文閱讀

和撿來的男人結婚后(江雨夢程遠)免費章節完整全文閱讀

主角是江雨夢程遠小說《和撿來的男人結婚后》給大家安排上了,和撿來的男人結婚后全文免費閱讀講述了:知名畫家江雨夢有個不為人知的秘密,是個聲控迷妹,對一切好聽的聲音沒有任何招架力。

3

舉報
下載閱讀

主角是江雨夢程遠小說《和撿來的男人結婚后》給大家安排上了,和撿來的男人結婚后全文免費閱讀講述了:知名畫家江雨夢有個不為人知的秘密,是個聲控迷妹,對一切好聽的聲音沒有任何招架力。那日相親,男人一句“江小姐”她當場跪了。

江雨夢程遠小說簡介

本著“門當戶對”的擇偶標準,她當即給自己凹了個底層小職員為了生活兢兢業業勇敢拼搏的上進女青年人設。
小職員和送水工,第二天領了證。
婚后生活還算美滿,就是日子窮點。

和撿來的男人結婚后全文閱讀

人有了動力,干起活來格外賣力,江雨夢進了畫廊便一頭扎在繪畫上。
細節決定勝負,她對著每處的場景反復精雕細琢。時間不知不覺到了晚上。
要不是手機鈴聲響起,她會工作到更晚。
拼命三娘的稱號可不是白來的。
韓菲菲開車路過,在外面看到畫廊里的燈還沒關,推門走進來,然后看到了讓她驚掉下巴的一幕——
江雨夢接通電話,按下免提鍵,“喂。”
“在哪?”聽筒里傳來低沉醇厚的男音。
“在加班。”江雨夢一聽這聲音差點跪了,真的是太好聽了,好聽到讓她懷疑自己上輩子是不是拯救了地球,不然為什么會遇到他。
“我去接你?”
“不用不用不用,還沒忙完,也不知道什么時候結束。”讓他來接,那不穿幫了,小職員人設要穩住。
“那好,我做好飯等你。”聽聽這語氣,聽聽這聲音,不心顫的那是體會不到其中的真諦。
江雨夢小雞啄米似的點點頭:“好。”
通話結束,她閉眼沉醉在方才的聲音中。
韓菲菲翻了翻白眼抬手叩擊幾下墻壁,一臉“你還是我認識的那個江雨夢嘛你怕不是被人俯身了”的神情,“江雨夢,瞧瞧你那樣子!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江雨夢把手機收好,看到韓菲菲時眼睛倏地亮起。
韓菲菲警惕性的后退一步,“干什么?”
江雨夢站起身,脫下身上的工作服,扔給韓菲菲,“幫我鎖門。”
“……”
老娘千里迢迢趕過來是給你鎖門的嗎!
江雨夢跑進屋內,從里面拿出包,越過韓菲菲時補充道:“對了,你那個polo——太難開了,你當時怎么就不能買個高配的。”
韓菲菲:“……我這義務貢獻還貢獻錯了,你把鑰匙給我,你去開你的保時捷。”
說著還真上手去搶。
江雨夢把包舉過頭頂,“算了,湊了開吧,你別忘了給我鎖門。”
她像風一陣跑出去。
耳邊閃過韓菲菲的質問:“江雨夢說,你是不是看上那個程先生了!”
江雨夢轉身道:“姐才不像你們那么膚淺,我這叫欣賞,懂么?”
“……”
我看著倒像饑渴。
只是別人對身體饑渴,江雨夢是對聲音饑渴罷了。
下班趕回家的心情是愉悅的,江雨夢邊哼歌邊開車,走了好久后,才想起一個問題:
——程遠家住哪?
——他好像沒告訴她。
——哦,她也沒問。
事情發生的太戲劇,還沒細問。
江雨夢給程遠發了通微信:【把你家地址發給我?!?br>她想好了,實在不行就去韓菲菲提供的住處,一個月五千的工資,日常還要花費,能租到什么好地方。
還不如住現成的,房租先省了。
她可沒忘記,她現在的身份是小職員,同程遠兩個人的工資加起來,也就一萬左右。
在這個寸土寸金的城市,一萬能干什么?
一萬連個包都買不起。
車開到一半,路過一家常去的日料店,想起那里有自己最愛吃的三文魚,條件反射把車靠邊停下。安全帶剛解開,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
她現在是底層小職員人設。
怎么可能吃的起空運來的三文魚片。
那只欲伸出的小jiojio默默收回來,穩住。
車子再度啟動,揚長而去。
程遠給的位置有些偏僻,江雨夢繞了好久才找到,小區環境倒還湊合,花園池塘綠色植物這些標配都還有。
她把車停好,進了電梯間。六樓不算高,沒一會兒便到了。
站在門前,她深吸一口氣,抬高手剛要敲,門毫無預警地打開,映出門內的人影。
男人依舊是那身白襯衣黑西褲,腰間圍著格子圍裙,骨節分明的手指上沁著水珠,見到江雨夢時,他清雋的臉上緩緩揚起笑,眼角處的淚痣不經意間抖動了一下,“回來了。”
江雨夢回回神,露出臉上的梨渦,“嗯,回來了。”
昨天還是不熟的兩個人,今天已經領了證,身份轉變上江雨夢覺得她不如程遠。
瞧瞧程遠一副家庭婦男的裝扮,看著就賞心悅目。
程遠今晚做的糖醋排骨、小雞燉蘑菇、紅燒魚、西紅柿炒蛋、西藍花,還有一個丸子湯。
江雨夢洗干凈手,屋子布局都沒仔細看,便被香味給吸引過去,俯身問了一嘴:“都是你做的?”
程遠把碗筷端上來,“嘗嘗看合不合口味。”
江雨夢自然而然地接過筷子,吃了一口紅燒魚,味道鮮美沒有一絲腥味,她夸了句:“真好吃。”
一句真好吃,作為這頓飯的開場白,結束時她摸了摸肚子,感慨道:“我已經好久沒吃這么飽了。”
她平時減肥,基本都是小雞食量。
不過這句話被程遠解讀成另一種意思,工作太忙,沒時間好好吃飯。
他勾唇道:“想吃的話,隨時做給你吃。”
普普通通的一句話,比起甜言蜜語來一點都不能稱之為情話,可偏偏get到江雨夢的點上,她凝視著面前的男人,默默打了個分數。
長相好——96分。
聲音好——99分。
性格好——96分。
平均下來四舍五入就是一百分。
一百分的優質男,成了她老公,感覺好奇妙。
不過,這種奇妙很快被打破。
韓菲菲給江雨夢發了信息:
【做什么呢?去***玩?!?br>【榮佳新來了幾個會唱會跳的小哥哥,長得賊拉正點?!?br>【我也就是看咱倆關系不賴,才想把好東西分享給你?!?br>見江雨夢久久沒有回復,她又道:
【不會是真的要和程先生一夜七次吧?】
【嗷嗷嗷,你不是從來不相信一見鐘情嗎?可別告訴我,你對他一見就愛了?!?br>【……】
韓菲菲發的起勁,江雨夢心底的那點微妙被她這么一攪合,立馬都沒了。
她把手機放到茶幾上,轉身去了衛生間。
等從衛生間出來時,正巧看到站立在茶幾旁的程遠,而程遠手里拿著她的手機,男人溫柔道:“剛才你手機響了。”
江雨夢一個機靈,大步跑過去,順手接過:“那可能是推銷的,最近有好多推銷的胡亂打電話,呵呵,我過的比他們都窮怎么會買他們的產品……”
程遠:“是韓小姐。”
“韓小姐,我可不——”她睜大眼睛問:“誰?”
“對方說,她叫韓菲菲,問你去不去榮佳。”程遠揚唇道。
榮?
榮佳?
江雨夢腿一抖,韓菲菲這個小妮子,閑著沒事打什么電話。
誰要去那、種、夜、店!
江雨夢彎起眉眼,笑得比以往都燦爛,“她、她還說什么了嗎?”
心中想的是,要是韓菲菲說了別的,那就死定了。
她不介意新婚第一夜親自送韓菲菲去醫院住幾天。
程遠在江雨夢期盼的眼神中搖搖頭,“沒有。”
江雨夢拍拍胸脯還沒來得及***一下,有聲音響起:“榮佳是哪里?”
“……”
“你工作的地方?”
“……就、就朋友工作的地方。”
江雨夢這人不擅長說謊,為了避免說多錯多,她捂上肚子,“哎呦,我肚子疼,我去下衛生間。”
這次她沒敢把手機留下。
衛生間里,她把韓菲菲發的微信悉數刪除,并勸慰自己道:她這么做絕對不是怕程遠生氣,只是單純的不想領證第一天就有什么誤會。
對,誤會。
從衛生間出來后,程遠不在,她這才有心情心賞這套公寓房。一居室,裝潢有些陳舊,家具什么的也都有些年代,平米不大,看著也就30平。
屬于那種麻雀雖小,五臟六腑俱全。
衛生做的不錯,一塵不染的,看的出程遠的生活習慣很好,沒有亂扔東西的習慣。
她在屋子里轉了一圈,嘴唇輕抿,老實說,從出生起她就沒住過這么小的房間。
這次算是體驗生活了。
不過,等等,這是一居室,那她和程遠晚上要怎么睡?
不會要……睡在一張床上吧?!
她這人雖有所圖,不過圖的只是聲音,可沒饞人家的身子,沒有感情的白嫖是不對的。
不行,絕對不能睡一起。
江雨夢想的太過入神,連程遠什么時候回來的都不知道,等她看到男人手里拎著的袋子時,倏地繃緊身體——
他不會是買那個去了吧?
難道真想一夜七次?
不會這么勁爆吧。
她吞咽下口水,從沙發上站起來,伸手道:“等等,程遠你好像誤會了。”
程遠垂眸打量了她一眼,那雙眸子清澈透明的讓人看不到其他有顏色的想法,他輕聲道:“誤會什么了?”
江雨夢甩甩頭,從他迷人的聲音中抽出自己的思緒,穩穩心神,“那個一夜七次?”
“不,一夜五次。”天,她這是說的什么,她本來是想解釋下車上關于開車幾次的事,可惜越描越黑。
江雨夢心一橫:“今晚我睡沙發,你睡床上。”
說完這句話,呼吸總算順暢了。
還沒順暢多久,程遠溫柔接話:“不行。”
江雨夢睜大眼眸,什么意思?
難道他今晚想睡我?????!

和撿來的男人結婚后免費閱讀

程遠微微抬起手,在她錯愕的眼神中默默抄進西裝褲口袋里,“我睡沙發,你睡床。”
呃??
這也行?!
江雨夢側眸瞟了眼一米多長的沙發,實在很難想象一米八幾的他睡在上面是怎樣一副光景。
有點辣眼睛。
她指著沙發道:“你確定?”
程遠勾唇道:“你不想我睡沙發?”
江雨夢:“??”
我說了嗎?
程遠:“難道你想我和睡一起?”
江雨夢吞咽下口水,那個誰你要穩住,你這樣說,有些嚇人呀。
程遠看她紅了臉,又一副小心謹慎的樣子,抬手摸了下她的頭,“放心,那張床是屬于你一個人的,我睡沙發。”
得了他的保證,江雨夢提著的心慢慢放下,整個人沉浸在動聽的聲音中,忘了方才某人摸了她一把。
等她后知后覺反應過來時,已經站在了花灑下面,水流從她頭頂傾斜而下,沿著她曼妙的身體曲線游走一圈。
她費力睜開眼,使勁的回憶著方才的一幕。
……程遠摸她了?
……哦,不對,程遠摸她頭了?
他們發展的有些——太快了吧。
江雨夢一向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程遠對于她的致命吸引力——
就是聲音。
其他別的看看就好。
程遠單手抄兜倚靠著著墻壁,眼眸直勾勾的凝視著那扇磨砂玻璃門,他似乎看了好久,漸漸地嘴角揚起一抹淺笑。
口袋里手機響起,他接聽時,臉上那抹笑消失的無影無蹤,聲音冷了八度。
“喂。”
“程總,孫氏集團的孫總想跟你在談談合約的事。”周贊問地小心翼翼,就怕打擾了老板的好事。
下班前老板叮囑了,一切公事電話都不要打進來!
所以,這次他可是冒死打進來的,能不能狗頭保命就看上天了。
其實,真不怪他這個時候打擾,實在是因為那個孫總的秘書,一晚上給他打了十幾通電話,還旁敲側擊地說,他們同意程氏的要求,愿意讓利五個百分點。
五個百分點呀!
對于過十億元的單子,這可是不小的數目。
他不敢耽誤,只***著頭皮上了。
程遠走到臥室里,把門關上,聽周贊叭叭完,聲冷道:“六個百分點,告訴孫總秘書,必須讓利六個點,不然……免談。”
六、六個百分點?
周贊心臟差點停跳,五個已經很難得了,老板一開口便要六個,這事不好辦呀。
“老板,你確定?”
“嗯。”
通話前后不過一分鐘,周贊聽著那端傳來的嘟嘟聲,蹙眉撥打了另一通。
他算是看出來了,老板除了對剛剛上任的老板娘溫柔似水,對其他人,那就是冰窖。
他的所有下線都給了老板娘。
……
江雨夢洗完澡,才意識到一個問題,她來的著急,根本沒帶換洗的衣物來,要她穿著白天的衣服,打死她都不想穿,可是——
又不能光著出去。
她關掉花灑,擦拭干凈身體,踩著拖鞋來回踱步。衛生間里熱氣繚繞,她邊走邊揮動手狂扇。
怎么辦?
怎么辦?
她怎么就忘了,沒帶換洗衣服呢。
這致命的失誤,讓她恨不得抽自己兩下,默默回頭瞄了眼架子上剛才脫下的衣服,眼一閉,心一橫,算了,穿總比不穿強。
她伸手拿起一件,彎腰打算穿上,門口傳來敲門聲。
“我把換洗的衣服給你放門口了。”程遠低沉醇厚的聲音適時響起。
江雨夢:“?????!”
她是真沒想到他會想的如此周到,默默又給他加了一條好評:細心。
江雨夢把臟衣服重新扔回架子上,轉身走向門口。悄***打開一條縫隙,探出胳膊,***一抓,關門的時候速度有些快,不小心夾到了手指。
她輕哼一聲,“啊。”
程遠聽到聲音,轉身問:“怎么了?”
語氣里透著擔憂。
江雨夢把手指含著嘴里,含糊不清道:“沒事,沒事。”
話落,顧不得手指疼,急忙換起衣服來,穿***時,她臉紅成了蘋果。
這也太貼心了。
程遠別有深意的瞟了眼衛生間玻璃門,拿起一旁的鑰匙,再次出了門。
他回來時,江雨夢正好從衛生間走出。寬大的工作服下是一具纖細的身體,修長白皙的雙腿筆挺的站立著,宛若一道迷人的風景線。
她伸手拽了拽工作服下擺,總覺得***那里在透風,臉色也隨之變得更紅了。
長這么大第一次穿男人的衣服,心里感覺怪怪的。
程遠慢慢走近,視線落到她垂著的手臂上,“痛罵?”
“嗯?”江雨夢一下子沒反應過來。
程遠小心翼翼的執起她的手問:“疼嗎?”
江雨夢這人平時馬大哈慣了,以前繪畫的時候經常不小心傷到手,這次倒也沒太在意。
她搖搖頭:“還好。”
程遠拉上她的手,把她帶到沙發處,示意她坐下,然后從茶幾袋子上拿出消毒水、棉簽、創口貼。
他動作輕盈,生怕一不小心碰傷她。涂藥的過程還算順利,除了江雨夢時不時偷偷在暗處掐一下腰側,提醒自己要穩住,千萬不要慫,其他都好。
程遠端起她包扎好的手指仔細瞧了瞧,確定可以了才松開。
他剛一松開,江雨夢***貼著沙發快速向一側挪了挪,聲淺道:“謝謝了。”
程遠提醒道:“這兩天不要沾水,那個創可貼不要用太長時間,要勤換。”
江雨夢一手撫上另一臂,邊上下揉搓邊道:“嗯,好,知道了。”
她這人一緊張就有揉手臂的習慣,越緊張揉的頻率越快。
程遠抬眸看了眼墻壁上的時間,“有些晚了,你先睡。”
江雨夢點頭,“好。”
她拿著提包乖乖進了臥室。房門關上的剎那,一顆心才放下來。沒急著離開,她耳朵貼在門上,細細聆聽著外面的動靜。
沒多久,隱約有水流聲傳來,程遠在洗澡。
她長吁一口氣,向著前方的床撲去,累死她了。翻個身,從包里找出手機,剛劃開屏幕便聽到韓菲菲作死的話。
“小夢夢,你見色忘友。”
“你一點都不可愛。”
“你都不陪我!”
“……”
爆豆子似的嘰里咕嚕說了好多,震得江雨夢耳朵嗡嗡響。她沒有一條一條聽完,直接跨越到最后一條:
“小夢夢,我今天給你挑禮物,***,看到這件很適合你。”
剛聽完,緊接著來了一張圖片,讓人血脈膨脹的制服,該遮的地上遮,該露的地方露。
單單看一眼便讓人忍不住流鼻血。
江雨夢隨意瞧了一眼,就是這一眼,讓她get到什么。
天,她好像忘了一件重要的事。
她剛才洗澡換下的衣服都在衛生間里。
她的黑色***在——
架、子、最、顯、眼、的、地、方?。。?!
江雨夢一個健步沖出去,自我催眠道:他沒有看見,沒有看見,沒有看見。
玻璃門還在緊緊閉著,不過水流聲已經停止,她在客廳里來回踱步,腦中設想了千萬種尷尬的可能。
當程遠從衛生間走出來時,她毫無征兆的沖了***,地上有些滑,差點剎不住車??粗茏由匣斡频暮谏?**,她想也不想的拿起一旁的衣服,揉成團抱在懷里走出來。
樣子有些滑稽。
路過程遠時,她加速了腳步,走了兩步后,又退回來,咬唇糾結了好久,側眸眨眼問:“你、你剛才沒看到……”
她是想問他,沒看到不該看的吧?
程遠剛洗完澡,身上沁著淡淡的清香,發絲吹得不是太干,有幾縷貼在額前。
水珠順著他的鬢角流淌到脖頸上,隨后淹沒在看不見光景的胸前。
同白天的裝扮不同,此時的他越發顯得禁欲。他盯著江雨夢的眸,淡淡問:“什么?”
江雨夢猶豫了好久,最后道:“沒什么,晚安。”
進了臥室,關門上鎖,她生無可戀的躺在床上,平時精明的跟猴一樣的人,怎么遇到程遠就這么掉分!
不行,她要反思。
要懺悔。
懺悔了一秒,韓菲菲又發來了微信:“夢夢,我看到你的對家了。”
“她在詆毀你。”
江雨夢一個鯉魚打挺坐起來:“盤她!”
說的聲音有些激昂,掩蓋了敲門聲。
“叩叩。”敲門聲再次響起。
江雨夢把手機扔床上,光腳跑過去,拉開少許,問:“有事?”
程遠遞上一只鼓鼓的信封,“給。”
江雨夢:“什么?”
程遠:“上個月的工資。”
江雨夢:“……”
這么快就上交財政大權,不太——妥吧。

小說推薦

完了完了,小編已經沉浸在和撿來的男人結婚后小說免費章節完整全文閱讀的劇情里無法自拔了,友友們快快關注吧!

相關小說

相關文章

APP閱讀器下載下載閱讀器,全本隨心看
立即下載廣告
北京pc蛋蛋28压大小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