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重生腹黑娘子第4章 意外展楚巖全篇章免費閱讀

時間:2020-07-090舉報小編:user45

按理說,涵王舒靖涵是最受寵的皇子,怎么都不會到這種地方的??墒强傆性S多不合常理的事情發生,這一次他偏偏玩心起了,便和平日交好的一些貴族子弟出去玩,正好趕上了這次春游。

他自然知道自己在少女之中很受歡迎,他也從來不排斥這一點。最簡單的道理,受歡迎總比被討厭要好得多吧。另外,他其實很享受被欣賞被膜拜的感覺。

七八個世家子弟簇擁著舒靖涵,朝著那群女孩子走去。雖然大家在舒靖涵身邊都是陪襯,可也總是個露臉的機會,指不定哪家的姑娘就看上自己了呢?

顧瀟然坐的端然,神態如常,絲毫沒有皇子到來的激動之態。

于是這樣一眼望過去,云淡風輕的她當真很是突出啊。

舒靖涵臉上帶著愉悅而滿足的微笑,他出現在公開場合的次數極少,可是每一次,他都能得到想要的--無數少女崇敬的目光和羞澀的眼神。

只是今日,吸引他目光的,卻是一個對他的到來沒有絲毫表示的女孩子。

再次不動聲色的看了顧瀟然一眼,舒靖涵確信自己沒有看錯。從她的眼睛里確實看不出來一絲一毫的激動或者別的情緒,她就如同一口深沉的古井,沒有絲毫波瀾。

盡管舒靖涵知道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歡自己,也沒有人注意到這細微的異常,可這樣的感覺還是讓他很不愉快!

就像是,吃飯時被沙子硌了一樣。

偏偏顧瀟然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一樣,也跟大家一起行了禮,平了身,回到座位上之后,抬起頭,似乎有些迷茫地看了舒靖涵一眼。

只一眼,她神色依然如常,心里卻是起了波瀾的。前世他情話說遍,卻也狠事做絕,更與她有殺身之仇!他現在就在眼前,卻是以如此鮮活的少年姿態出場。

然而盡管這樣,也不能消減她的恨意。她現在的平靜,有一半都是裝的,不然,她怕自己控制不了目光里的恨意!

舒靖涵長得和前世一模一樣,一張招惹桃花的俊臉,此時帶著青澀的稚氣和少年特有的剛硬輪廓,看起來更是讓人怦然心動。

可是現在的顧瀟然,卻是深深明白,人不可貌相。容貌再好只是皮囊,沒有好的品性,終究只是人渣而已,連稻草人都不如。

她也看見了舒靖涵若有意若無意掃過她的目光,憑著她對他的了解,知道他心里必然是對自己有些不滿的,因為他的自負和驕傲。然而下一刻,她卻看到了他眼中瞬間的驚艷。

顧瀟然向來不怎么在意容貌,即便是前世,也只是為悅己者容,穿衣打扮只想討舒靖涵的歡心而已,現在想起來真是惡心至極!而且前世她之所以會對舒靖涵死心塌地,也是因為舒靖涵先看上了她的美貌而已。

顧瀟然暗暗皺眉,難道說,這一世又是如此嗎?自己沒有去招惹他,他反而是被自己的容貌吸引了。只是幸好今日人多,舒靖涵也不可能特意跑過來和自己說些什么,他應該是暗暗記下了。

對于種種可能的結果,顧瀟然都做了設想,今日遇見舒靖涵她并不后悔。反正是要報仇,總會有接觸的,是早是晚都一樣,她一點都不怕惹事。

甚至,一直以來都在看兵書,她也一直在試著學以致用。

這一大撥人在一起說說笑笑,倒也甚是融洽,不知不覺一兩個時辰過去了,再這樣說下去未免無聊,于是便有人提議游湖;又因為皇子在這里,所以特意租了一艘最大的畫舫。

只不過顧瀟然卻沒有這樣的興致,一是她本來喜靜,二則是她平生就是怕水。前世顧朗月把她推到水里差點淹死,這事兒她可沒忘。

恰好這些貴族少女中也有些體弱的,或者暈船的就留了下來,顧瀟然倒也不至于顯得突兀。她清楚地看到,舒靖涵走前投過來意味深長的一瞥。

人少自然清凈,顧瀟然和旁邊的少女閑聊了幾句之后,也徹底靜了下來,開始仔細思考以后的事情。她明白復仇之路必然漫長,所以不能急于一時。更要緊的是,除了復仇,她這一世還要有自己的人生,而不是為了報仇而活著。

春日融融的陽光曬得顧瀟然有幾分犯困,眼睛不自覺地瞇了起來。也不知過了多久,忽然聽到梅清叫她,顧瀟然一個激靈睜開了眼,不了解情況的問道:“怎么了?”

隨即她抬眼,就見梅清在她身邊鬼鬼祟祟的,暗中指著一個方向示意她看。顧瀟然在近午的陽光里微微皺眉,往那邊望去,神色卻是一變。

重生這么久以來,這大概是她第一次變了臉色。

面前不遠處有三四個少年,其中一個一身藍衣,依然是劍眉星目的熟悉模樣。顧瀟然眨眨眼,又細細看去,清澈的日光下那人的長睫似乎都能看清,她絕對沒有理由看錯。

真是沒有想到,前世她生命中的兩個重要男人,今日居然都出現了。

看到展楚巖的這一瞬間,顧瀟然頗為懷疑,難道說有的時候,命運已經注定了嗎?

顧瀟然偏過了頭,不去看那邊。仇恨讓她變得冷靜,可是愧疚呢?愧疚之下,她偏偏冷靜不了,一想到是自己毀了那個卓絕的男子,她就覺得前世自己真是死也不夠補償的。

回到少年時代一年多以來,第一次,顧瀟然有了一種茫然無措的感覺。她和展楚巖,這一世會怎么樣呢?

只希望他不要再像前世那樣深愛她,她寧愿孤身一人奮戰,也不愿拖累他,前世的帳還沒還清呢。

那幾個少年雖未騎馬,卻都帶著鮮衣怒馬的銳氣,灼灼的似乎讓人睜不開眼,就連梅清也打量了他們好幾眼。此時梅清見小姐神色微變,心里也是驚奇,卻沒有問。

展楚巖越走越近,舉動卻都是無心。因為此時只有顧瀟然附近有空余位置,周圍都已坐滿,他往這邊來,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這位姑娘,可否行個方便?”展楚巖生的不比舒靖涵差,此時不過十六七歲,卻多了一種舉止若定的氣度,看起來頗為沉穩。此時他開口向顧瀟然詢問,顯然是看出了這一片區域原本是有人的。

推薦閱讀指數: ★★★★★安卓客戶端閱讀蘋果客戶端閱讀

相關文章 / Related Articles

北京pc蛋蛋28压大小技巧